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凯发AG

  “我要上班的呀——让我想想,算了,我还是请假陪你一起玩好了。”  说来说去,其实我的情况和许菁一模一样——都全心全意对一个人好,爱他,宠他,可是从他身上感受到的只是永恒的冰冷,我们始终无法真正进入他的心,一起脉动一起取暖。我们都希望他能够重视自己,像重视他文章中说的小A那样,可是得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我们打动不了此人,所以我们总是尽情打动自己,用近乎自慰的快感去为实质无比苍白的友情提供可怜的能量。凯发AG

凯发AG

凯发AG​‍

  2000年我还是一名标准的文学青年,最为关注的是《萌芽》杂志举办的“新概念”作文比赛。截止当年,“新概念”已成功举办了两届,开始在我们这帮文青中声名鹊起。  生平第一次,我感到了绝望。---------------  红了的是芭蕉,绿的了是香樟,满天飞舞的是樱花。凯发AG---------------

凯发AG

凯发AG

  电话很快通了,我和他简单寒暄了两句后,便将CD放到电脑里,将音响声开到一个适合强度,再把话筒放在音响前,然后自己靠在椅子上,开始和郭敬明一起分享我刚刚发现的这盘名叫卡鲁尼斯的音乐。凯发AG  “好像这里只有一张床,不过,被子很多。”我转身去给郭敬明倒洗脚水,和去年一样。

编辑:
返回顶部